相关文章

一个废纯净水桶的再生之路

来源网址:

尽管塑料制品再利用“门槛低,比较乱”,但是技术创新正在将塑料变身尽管塑料制品再利用“门槛低,比较乱”,但是技术创新正在将塑料变身服装、毛毯、防弹衣,甚至可以服装、毛毯、防弹衣,甚至可以将这种石油衍生产品逆转成为油,请看将这种石油衍生产品逆转成为油,请看——

一只废塑料瓶一只废塑料瓶的再生之路的再生之路

本报记者   崔立勇

纯净水桶、可乐的瓶子卖给了废品收购站,可是之后这些瓶子都被用来干什么了呢? 2012 年 2 月,广东广州,中超足球联赛的新赛季队服亮相。16 支球队的队服由废旧塑料瓶提取的聚酯纤维原料制成,每套队服利用了13个塑料瓶。

2012年5月,广东中山,记者在华南再生资源(中山)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看到,塑料瓶、塑料袋、塑料餐盒等废旧塑料,不需要经过清洗分拣,进入热裂解炉,然后加入造气剂和裂解除催化剂,废旧塑料在高温的反应釜中热裂解和催化裂解。经过32小时30多道工序,废旧塑料变身为柴油和汽油的混合物。

不只是在广东,在北京、山东、浙江等多个地区,废旧塑料正在借助科技的力量,开始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摇身一变。

从白色革命到白色污染

1902年,奥地利科学家马克斯・舒施尼发明了塑料袋,这在当时是重大的科技创新,既方便又经济的塑料制品的诞生被称为“白色革命”。

2012年,“白色革命”整整过去了110 年,但是塑料制品却成了“白色污染”。塑料袋甚至被欧洲环保组织评为“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

由中国技术市场协会主办、中科合创(北京)科技推广中心承办的废旧塑料转化为可利用能源学术研讨会日前在广东中山举行,在此次研讨会上,国务院参事、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徐锭明将塑料走过的100多年的道路归纳为“两面性”——一方面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给环境造成了巨大压力。

数据显示,2010 年,我国城市和县城生活垃圾年清运量 2.21 亿吨,尽管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数量和能力快速增长,但是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也仅为63.5%,其中县城为27.4%。

塑料是垃圾的重要组成部分。仅以塑料瓶为例,它的良好阻隔性使其成为各种碳酸饮料、果汁、奶乳制品、茶饮料、矿泉水等食品和饮料最主要的包装材料。塑料瓶从材料上又分为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HDPE(高密度聚乙烯)、PVC(聚氯乙烯)等多个种类。

其中,PET 纯净水桶部是由从石油中提炼的原生 PET 原料制造而成,每年高达 300 万吨的PET 塑料瓶产量消耗了超过 1800 万吨的石油,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环境压力。在北京范围内,每年废弃的PET塑料瓶总量高达15万吨,约为60亿只废旧塑料瓶。

废旧塑料转化为可利用能源学术研讨会上,国家工信部环保司田书磊表示,以废旧塑料为代表的固体污染具有隐蔽性和长期性,需要特别加以关注。

塑料回收利用存三乱

塑料已经对环境造成极大的威胁,与此同时塑料瓶等又是抢手货。

在城市的废品收购站,塑料瓶和报纸是最主要的回收产品,显而易见塑料得到了广泛的回收和利用。

但是,能够回收利用并非就是十全十美的好事。

在此次学术研讨会上,国家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中心副总工程师任景明分析说,废旧塑料的回收利用可以减少环境污染,但是如今我国的塑料回收处理存在三个“乱”。

第一“乱”,塑料回收处理相当一部分由小作坊承担,工业垃圾、医疗垃圾等混杂,存在安全隐患;第二“乱”,诸多重新制成的塑料制品被再次使用在食品领域,而这些制品不符合食品卫生要求;第三“乱”,各地各部门缺乏有效管理,鲜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

废弃塑料如何处理?如果直接焚烧或者当作燃料,那么有可能产生有害废气,影响大气环境及周边环境;如果填埋进土壤,那么可能数百年都无法降解。有专家指出,即使是可降解塑料,也只是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变成碎片,重新进入自然的循环过程则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北京国环清华环境工程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白庆中在研讨会上表示,总体而言我国的塑料回收利用技术水平尚待提升,很多废旧塑料被再次用来制作塑料脸盆和水桶,附加价值低,生产过程还可能造成污染。

中国石油和化工联合会王翊民说,他的印象中,废旧塑料的处理“门槛低,比较脏,比较乱”。

塑料变能源走出新路

“垃圾围城”如今已成为困扰国内众多城市的一大难题。在此背景下,企业也在研究各种各样的处理方法。

在浙江,化纤企业经过多道工序,将塑料瓶变成柔软但有弹力的纤维,进而制造强力牵引带、填充物等,甚至可以用这种纤维来制造防弹背心。

在山东,企业发明了从废旧塑料瓶中通过物理反应提取再生涤纶长丝的技术,通过机器切碎、深层清洗、净化、结晶干燥和高温熔融等多道工序后,拉升成仅有头发直径1/60的细丝,纺织成洁白的毛毯,经过印染、整理及多道深层次加工工序,加工成色彩斑斓、图案鲜明的毛毯。

在广东,华南再生资源(中山)有限公司则研发了废旧塑料再利用技术,产出可以储存的标准国III柴油、清洁可燃气体和低硫高热值清洁燃煤等三大世界重要能源。

据记者了解,该公司的此项技术是一种综合性的清洁生产——废旧塑料再生燃油的过程中,除了提炼柴油外,产生的轻质天然气全部进入再生器燃烧,不产生有毒气体和物质。残余下的固体物为粗炭黑,经处理成为再生煤,没有二次污染。它可大大提高废旧塑料的回收利用率,同时该技术实现废旧塑料以较高的比率转化为高标准柴油和优质天燃煤,能有效降低造价,节约成本。

“废旧塑料能够变成油,那么相当于建了大型的炼油厂。”任景明分析说。将塑料逆转为能源,研讨会上专家对该企业的技术与工艺表示肯定。多位专家表示,塑料是石油的衍生产品,在石油资源紧缺的当下,废塑料瓶反过来变身油,只要严把环保关和产品质量关,就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

科技部原副部长、中国技术市场协会会长韩德乾在研讨会上表示,以市场为导向的科技创新有望将废旧塑料变成珍贵矿产。

“我们自行研发了8年,投入科研经费3000多万元,获得6个发明专利和14个实用新型专利。”华南再生资源(中山)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国声告诉记者,“1吨废塑料除去水分,能提炼30%的油品,另外的固废物做成再生煤,整体利用率达到60%。”

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固体废物委员会主任委员董宝澍认为,把废旧塑料转化成油气、固体燃料等能源,符合国家政策方向,符合国家循环经济的方向。

从塑料到能源并非一家或者几家企业的事情。科技部火炬中心原副总工程师何志明提出,企业在技术创新后,不一定只做生产,还可以“卖技术”。他分析说,考虑到塑料制品的回收半径和回收成本,应该在更多地方设立类似的生产项目。

专家认为,科技的力量有望为能源提供新的破解方法。徐锭明引用温家宝总理的讲话说,从长远看,最终解决未来能源问题,并不取决于对能源资源的拥有,而是取决于对能源高科技的拥有。“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徐锭明说。